忍者ブログ

in Freakonomics

沒什麼好說的, 知道的就是知道了。
TIME :

NaomiQholic

女性

2017/09/20
12:47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3/16
22:31
聽楊日松上課 part one

 
今天跟楊一起去阿風的學校聽楊日松上課,老教授超有魅力的(炸)。
他本人走路很慢、鄉音很重,但是感覺得出來很驕傲自己的職業,可能是邀請老教授的老師沒有溝通好上課內容,老教授一直以為自己今天要主講的是「法醫學概論」,一上台便從法醫系的出路開始講(炸)!感覺得出來老教授非常想將這種職業(抱負?)傳遞下去,但課程表預計這週講的是「創傷」,有很多人抱持期望而來,失望回去。

老實說……我認為邀請老教授的那位教授應該要好好地與老教授道歉(正色)!!!
一位八十歲的老教授一個人到台北醫學院,還為了找教室與同學們道歉(因為找教室的原因似乎遲了幾分鐘上課),被助教提醒之後才發覺上課的內容與預定進度不同(炸),最後因為沒有準備好上課內容(真的是毫無準備)而提早下課,臨走前又跟同學們道歉一次(炸炸炸)!!!

這樣謙虛(?)的老教授現在哪裡還有--?!(喂喂)
上了這樣一堂師生都失望的課程(掩面)難不成不是洽談的人該確實負起的責任嗎?!
(咋咋我都要哭了Orz)

不過老實說對我這樣旁聽再旁聽的毫無經驗門外漢來說,這堂課還是很有收益的。
看老教授優雅的風範(大概只有我認為)不說,老教授授課時會「暫停」--在思索用什麼「詞」、「字」怎麼寫,怕自己鄉音太重同學聽不懂而轉身緩慢寫字--的片刻,成為法醫的路徑(第一次知道當法醫有兩條路可以攻略),對我這個毫無成績壓力的旁聽的旁聽門外漢都是一種享受。

基本上我一直覺得,可以跟傳奇人物這樣面對面,還被要求坐近一點坐到第一排(少於三公尺的距離啊!)就是一種收穫了。大概是我太容易滿足。

最後。
因為早下課,就跟楊與阿風開始亂晃吳興街。
途中走在一條巷子時,一個中年男子突然大喊「小ㄨㄤˋ」讓我嚇了好大一跳!低頭一看一隻黃狗正在他面前聞著花盆。

我今天超--認真考慮自己要不要正式換掉綽號。

--
晚餐超好吃的(跳跳)感謝阿風推薦那間漢堡店(跳跳)。
最近超憤青的,對不起啊兩位(掩面)。

P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URL
FONT COLOR
PASS

A rolling stone is w
2014年01月17日金

A rolling stone is worth two in the bush, thanks to this arcetli.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