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in Freakonomics

沒什麼好說的, 知道的就是知道了。
TIME :

NaomiQholic

女性

2017/09/20
12:39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2/08
04:34
[山獄] 咬耳朵


閱讀之前可以先看這段影片,ヽ(゚∀゚)ノ
就知道下文想表現什麼了!(毆)





他想他是太超過了一點。

看著床上的獄寺隼人背對著他,用棉被將自己包成一座丘,山本武覺得自己有些無奈,喚了喚獄寺的名字,窩在被子裡的人半點反應都沒有。
山本武只好坐在床邊,搔了搔臉。

他不過是在獄寺看書的時候親吻、啃咬獄寺的脖子還有耳朵--好啦,他承認因為獄寺的耳垂冰冰涼涼又軟軟地,他不自覺地加重了啃咬的力道,但他不過是想讓獄寺多理他一點,沒想到獄寺的手就這麼飛來,先是往他的後腦用力打了兩下,吃痛的他從下方窺視著獄寺的臉,獄寺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情緒,接著他叫了一聲獄寺的名字,嘗試靠近,就被獄寺賞了一記上勾拳,然後踢下床。

抹了抹額頭,好吧他承認他知道獄寺的耳垂是敏感帶,不應該得寸進尺;他也承認他知道獄寺很討厭別人在他身上留下痕跡--特別是衣物遮不住的明顯部位,而他剛剛用力咬下的地方肯定紅腫了--山本武轉過身,壓上棉被丘,最後他還是承認其實他也知道獄寺的氣早消了,躲在棉被裡不過是不好意思。

「原諒我吧,獄寺,我幫你擦藥表達歉意好不好?」
希望他的大貓願意理會他一下。

之後紅腫不消的情況下,獄寺乾脆戴上耳環,幾天後,真的跑去打了耳洞,這是山本武始料未及的發展。

--
嗯-後面只是我自己想接的梗所以很突兀(笑)。

P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URL
FONT COLOR
PASS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