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in Freakonomics

沒什麼好說的, 知道的就是知道了。
TIME :

NaomiQholic

女性

2017/12/18
13:57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3/13
13:20
島田莊司--御手洗潔系列《占星術殺人魔法》


出版社:新版還是有錯字但是排版有變好的皇冠出版社。
作者:那時候大概不是S也不是M的島田莊司。
著作完成日期:1981。


誠如一般對於這本書的認知,這本占星師推理小說的最大詭計被《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給借用了,老實說,對於我與我家妹子都是金田一輕度患者(?)來說,非 常輕易便能看出這個令人痛心疾首的事實,而且不只如此,針對「腳印」的詭計也相當好猜(只能說老詭計就是好詭計),唯一讓我仍感到驚愕的,便是埋屍體的時 間順序、地點與深度,或許是這個詭計尚未被濫用也或許只是我閱讀得不夠多,至少光在最後的詭計上(因為前面幾個都被捏透了),我看得出島田老師的用心以及 謀略--或者應該說,實際上我信服的只有這個詭計也說不定。

簡單來說,書中犯人之所以能夠使用那樣的詭計,部分成因不得不歸功於案件發生 時,警方的鑑識系統、科技,都未達到直接檢驗的精密(為了不透雷,這句好難打),另一個成因則是案件本身的時效性,由於已經是四十年前的案件,主角們不能 (也不可能)回到過去採樣、化驗、拼湊種種證據。

這也正是《占星術殺人魔法》中占星師御手洗傑登場的最好舞台--一個橫跨四十三年的奇案、種種不可思議的詭計於謎點,只能依靠一個人的腦袋重心翻轉、思索、重塑、破案。

御手洗潔也在初次登場的作品中展現了他與世俗人大不同的風範與氣度--喔,不過偵探通常都擁有這些風範與氣度,因為偵探大多很不一般--給予犯人極高的尊重,讓犯人最後對於御手洗潔表示感謝。

不 捏太多,故事就說到這,有興趣的人請自己翻閱,我保證,雖然大部分的詭計看來如此不新穎、書中過多的敘述對話(炸)也不是讓人多麼愉快--這多少源於初作 中兩個主角的個性尚未底定導致口吻過度相似--但看到結局,會感到那股「因為偵探是御手洗」才有的愉悅與快感!(我敢保證,如果今天偵探是京極堂,結尾的 精彩度必定大打折扣……)

對了,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本著作翻譯時間較早,當中有些詞語讓我覺得沒有後續幾本口語,但基於在下並未讀過原文,無法確定究竟是翻譯問題亦或原作之故,雖然另有一種趣味,不妨當作早期御手洗的特色看待。


然後我想,不管怎麼說,我都是個觀影重點很奇怪的人。
要有這點認知繼續看下去會比較快樂(何)。

最後警告,上面已經是絞盡腦汁的正常心得,下面則是最近被御手洗教授演說癖附身(但都是歪理)的過度溺愛石岡君重度病患寫下的心得。



(老實說我覺得我故意用的「繼續閱讀」的語詞選項會誤導人,不過對我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與其說是心得,不如說是重症患者為了證明自己有多病而節錄的片段與感想(掩面)。其實我最近已經病到連御手洗都覺得好萌,了。仔細瞧瞧石岡君(喔,我多克制啊,正經心得中一次也沒有他的名字,鬼隱得多好)筆下的御手洗在很多小動作上都萌得不得了(自重),很難說服我石岡君不是個對御手洗有過多觀察的寫者,比方第一個引起我注意的是下面這個片段(p068):

第二天,我很早就出門,前往綱島的御手洗處。御手洗正在吃早餐。本來應該是火腿煎蛋的東西,好像被御手洗做成了火腿炒蛋。
「早安,正在吃早餐嗎?」
我一出聲,御手洗就做出用肩擋住盤子的動作
。』

天啊--我有點難以言喻初見到這麼彆扭(害羞?)的御手洗的心情,老實說御手洗在這個時期(?)也深感自己的廚意不甚好,不太能將手中那盤火腿炒蛋展現給石岡君看吧(炸)。
(讓我吐槽一下石岡君……聽你的形容感覺你觀察了在廚房的御手洗很久……)

「這麼早就來了!今天沒有工作嗎?」
「沒有。你的早餐看起來好像很好吃呀!」我說
。』

然後御手洗就顧左右而言他去了。雖然我的語氣平靜,但要知道,這時候的石岡君所描寫的御手洗,根本是個會走動的萌紀念物,有夠彆扭可愛的(自重)!!!還不把自己手中那盤可能不太好吃的早餐分享石岡君,根本就少女


接著往後翻,繼續節錄御手洗君彆扭表達方式的部分,那是石岡君與御手洗對於「工作」這件事情的討論片段(p106):

這個時候,我就覺得自己身為自由業者,真是悲哀的事,因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必須以工作為先。我也曾經對御手洗表示過,乾脆在他那裡上班算了:但是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卻突然站起來,說:
「譬如說,一片荊棘園的後面,就是一塊理想的園地;為了穿越這一條充滿荊棘。又彎彎曲曲的路,是必須披荊斬棘,才能通過那條路,到達路的彼端,建立美好的家園。這樣你懂嗎?」
「啊?……」
「那是男人奮鬥一生的終點站。雖然攀爬到荊棘圓的門柱,從高處遠眺,也可以看到荊棘園的出口;但是,如果不經過一番辛苦,那終究只是看得見,卻到不了的理想園地。」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一點也不明白。」
聽到我這麼說,御手洗便以遺憾的口氣說:
「可惜呀!在沒有想像力的人的眼中,畢卡索的話就和塗鴉一樣沒有價值。」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御手洗的話,就是不要我去上班的意思吧?因為他的個性這麼彆扭,所以當時說不出不想讓我去上班的話。


打這段字時我的「荊棘」不停跳成「京極」,有點小小崩潰……不過回到御手洗!這裡又是一段描述御手洗個性到底有多彆扭的佐證,然而從御手洗的言論推展出去,他似乎比較支持石岡君繼續當插畫家而不是在他的占星教室中打雜(?)、或者該說,做著固定時間的固定工作,似乎對於御手洗而言,興趣背後的成就是需要「披荊斬棘」的,經歷辛苦之後才能看到「理想園地」,這不外乎也是島田老師對於自己的工作所下的結論吧--身為自由業的原罪(並不是)就是為了看到理想的最後而必須堅持下去,我想這大概是御手洗想傳達給石岡君(也是包括他自己的全天下的自由業)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繼續說回御手洗君的彆扭,說到占星術的萌點,便不能不提P218頁打電話叫石岡君送食物給他吃的御手洗。老實說,御手洗君是否對於世界上的食物都感到疑慮(毆),好像他自己到外面的店家購買的食物都不太安全,非得他自己烹煮或者信任的人買給他吃才是毫無問題的食物(這樣的話真想挑戰食物中毒的御手洗跟即使吃了石岡君買的東西還是腹瀉的御手洗君),明明看起來也不是沒有錢(好吧他可能想說跟石岡君出門不用帶錢包),自己去買個麵包與牛奶很複雜嗎?!!雖然說很萌很可愛,不過這種撒嬌(?)某程度也是會害死自己的御手洗教授(毆)。

最後附上本次的,那時候還是占星師御手洗的真情告白作為結束(p282),這大概是全御手洗潔系列中,御手洗潔先生最不彆扭、直接的一次告白(我是說,講給石岡君聽到的告白中,最直接的一次),這是因為石岡君非常介意社會大眾不知道御手洗是破解占星術殺人魔法一案的真正功臣,對御手洗抱怨,御手洗回覆他的一段話:

『「不必了,我不希望我住的地方一天到晚擠滿沒頭腦的人。(但)每當我回到家,你就必須大聲呼叫才找得到我。或許你無法想像,現在這種日子最適合我。我才不想讓那些把腦袋忘在別處的傢伙破壞我的生活步調。逍遙自在,想睡就睡,想好好研究就做研究,碰到有趣味的事才出門,還可以想討厭誰就討厭誰。白就說白,黑就說黑,不用看誰臉色。這些都是我的財富啊,都是我用被某警員奚落成魯邦三世換來的呀。我可不想失掉它。何況,覺得寂寞的時候,還有你來作伴,這樣就夠了。」』

括弧起來的部分是我覺得皇冠校稿者沒校掉的贅字,雖說是新版,卻沒有再次校對讓人感到有點可惜。如果說,這才是御手洗潔(毆),或者說,這確實是那個時候御手洗的真心話,那麼真的很難想見,一個人過了十五年(?)之後,內心居然可以有這麼大的變化--或者說,御手洗潔系列,除了是一個長達十數年的愛情推理故事之外,還是一個憂鬱症患者的自我治療旅程的故事嗎?

可怎麼看後來御手洗的憂鬱症都不像好了而是作者寫不下去了啊!!!(毆)若說是現在營養很好,大學生(研究生)比過往的大學生(研究生)來得聰明有才智,但怎麼樣也比不上智商300的御手洗教授、足以讓御手洗教授覺得他們都很有腦袋啊(失禮)!又或者說或許現在學術界比過去清白很多,不再有這麼多勾心鬥角的事件,但也絕對不是讓御手洗教授「說白是白、說黑是黑」啊!怎麼樣都無法理解作者島田老師讓御手洗回頭當教授的原因,莫非,就是,逃避石岡君嗎?!(痛一萬!!!)

好吧,如果島田這麼說,那我就這麼信吧。
但至少,占星術殺人魔法的時期,還是我可以理解、我認識(?)的占星師御手洗潔--反倒是石岡君讓我感到些許陌生(笑),陌生到只是對話的部分要一句一句想才知道訴說者是誰。

其實我非常非常喜歡前期的石岡君。

不如說,一開始我喜歡上的,正是前期的石岡君!並非占星術時期個性尚未確立導致不夠多愁善感(炸)的熱血(?)解謎青年,但那種為了在意的人付出一切、對於御手洗沒有多餘想法(甚至會為了御手洗在社會上的名聲不夠活躍而感到憤怒),渴望知道真相甚至願意與御手洗針鋒相對(?),這些都是石岡君過去還很有活力時候很明顯的特徵啊……就算是在《異邦騎士》中,他所守護的對象變成了良子,他以為他知道的真相即為一切,但不可諱言的是從一開始我大概就不是喜歡上那個「已經認識御手洗的石岡君」,而是「不管有沒有認識御手洗都存在」的那些部分,咋咋,越說自己越覺得混亂,我大概只是想強調,石岡君,年紀在你身上可以很明確地看見痕跡,即使你的內心永遠都是少年(毆飛)。

--
石岡君的部分都是發洩,請不要撻伐我。(毆)
心得總字數:3660。如果這是新刊該多好(掩面)。

P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URL
FONT COLOR
PASS

Superb inamorftion h
2014年01月18日土

Superb inamorftion here, ol'e chap; keep burning the midnight oil.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