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in Freakonomics

沒什麼好說的, 知道的就是知道了。
TIME :

NaomiQholic

女性

2017/12/18
21:36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4/11
22:59
島田莊司--幽默推理《被詛咒的木乃伊》


 

出版社:封面也切得離作家名字太近了吧的皇冠。
作者:讓我很想看《『說謊無所謂』》系列的島田莊司。
著作完成日期:1984年。

日文原書名《漱石と倫敦ミイラ殺人事件》,聽來就更有戲作推理的感覺。
日版封面看起來很可愛,台版封面則一開始就捏光光啦(炸笑)。





 
這本小說是以夏目漱石與華生醫生的視角(或者該說記述方式)作切換,記錄關於福爾摩斯的「第六十一號筆記」。在夏目的眼中,初識的的福爾摩斯簡直是大怪人一枚,行為舉止、處事態度甚至連說話言語都瘋瘋癲癲,然而下一章節跳至華生醫生的視角時,福爾摩斯卻又像沒事人一般,若以華生醫生記述的部分為事件的時移的話,夏目記錄的或許可說是福爾摩斯的真實狀況。

若因此而覺得華生的筆記中掩飾了朋友的失態,我倒覺得那不過是因為,福爾摩斯的失態對於案件的行進根本毫無意義(炸),既然毫無意義,讓福爾摩斯維持紳士的樣貌推理案件又何樂而不為呢?雖說島田仍是藉了華生的口對夏目承認了福爾摩斯的腦袋問題。

說到腦袋問題,我真想問島田,精神疾病若真的可以藉由撞擊來修復,那還需要御手洗潔(腦神經科)幹什麼(炸笑)!!!我怎麼看都覺得福爾摩斯只是還沒重新習慣與華生的新生活(大誤),戒毒症候群也有可能,說不定也是藉由自己的瘋瘋癲癲向華生抗議(快來個人說我想太多),不然也非常有可能是短暫性的雙重人格交替(其實這是最不可能的),怎麼想都覺得福爾摩斯只是藉由自己的瘋癲來抗議華生把他送入了精神病院(自重!!!)但最後因為夏目亂花他的錢(炸笑),他只好恢復原狀(夠了別亂解釋了)。

在徹底吐槽我討厭島田的習性之前,先附上我最喜歡的段落。
那是在夏目金之助(漱石)即將踏上博多丸之際,福爾摩斯與華生以及事件的當事人一同來到碼頭替夏目送行時,夏目接受了當事人贈送的小提琴與華生的三冊書,無法接受福爾摩斯要送他的大包行囊時,福爾摩斯送給他的「無形的禮物」:

(皇冠版 p219-p221)

「那麼,我就笑納了。為了不忘記那事件,以及永遠銘記留英期間諸位賜與我的關愛,回國後我一定練習小提琴。」

我剛說完,華生先生也送上裝幀頗豪華的三冊書,說道:
「奉上拙作三冊,聊充禮物。請回國後務必在百忙中撥空一讀,這裡面記載了我和福爾摩斯先生辦過的案子。」

然後華生先生又略帶歉意地表示希望不會增加我的負擔才好。
此時,只見福爾摩斯輕輕地搖頭。

「哼,華生太誇張。」福爾摩斯不屑地說道:「我做的事有什麼可以炫耀的?」

福爾摩斯說罷,也亮出他的一大包禮物,但我實在拎不起了,露出為難的神色。

「好吧。」福爾摩斯見狀,毅然說道:「有形的禮物不送了,我就送你一樣無形的禮物吧。夏目先生,這東西借我一用。」

福爾摩斯先生拿起小提琴盒,打開蓋子。然後以純熟的手勢取出樂器,調整弓弦的緊度。
不久,在夏洛克‧福爾摩斯的顎下裊裊升起如歌如泣的音樂。

我在這一刻,感受到難以用文字形容的巨大衝擊。在逗留英國的兩年期間,從來沒有經歷如此激動的時刻,可以說,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真正的音樂,也讓我明白音樂是大自然一部份的真理。

樂韻飄過寒冷的碼頭,彷彿與泰晤士河的水上風情融合在一起,把這個古老國家的欣喜和悲哀,勝過千言萬語地向我訴說。此曲只應天上有,實在太美妙了。

福爾摩斯先生是倫敦家喻戶曉的大偵探,沒想到他拉小提琴的造詣竟不遜於在音樂廳表演的專業演奏家。我想,假如他沒有成為犯罪學者的話,可能早就成為出色的音樂家了。

透過那美妙的音韻,歐洲國家的文化傳統深深地打動我的心。幾百年歷史在音符中跳躍,高音直衝雲霄,低音憂鬱繚繞,令聽者不知不覺步入西方文化之門。我心想,多卓越的西方人!只有他們才能奏出如此美妙的音樂。我的同胞們,假若繼續心智不開、閉關自守的話,是永遠不可能趕上西方的。想到這裡,我不禁熱淚盈眶。

音樂突然停止。我抬起頭。

「啊,你覺得怎麼樣?」福爾摩斯說道:「天下雨了,不要打濕樂器才好。」
此時周圍突然響起一陣掌聲。不知不覺間,碼頭上等候登船的旅客圍在我們四周,聆聽優美的樂聲。

夏洛克‧福爾摩斯轉過頭,為意料不到的聽眾們熱烈掌聲所感動,持弓的手拿起帽子,向聽眾揮帽致意,然後匆匆把提琴裝入盒中交還給我。我不自覺地緊緊握住福爾摩斯先生的右手,發現他的手掌冰冷。

「福爾摩斯先生,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感謝你才好。」
這是由衷之言,我真的找不到能反映此刻我的心情的話語。福爾摩斯看了我一眼,只是簡單說道:「謝謝你愛聽。」

(節錄終止。)

雖然這並非島田筆下的偵探初次用音樂來傳達自己的心意(?),但看到這一段時我仍是難掩興奮之情,能夠親耳聽到福爾摩斯贈送的「無形的禮物」,那該是多高的榮譽?

不過,還是要吐槽。

在十九世紀的到來,我可以理解到英國留學的日本學生夏目金之助對於西方文化的嚮往,但說真的,這已經不是島田第一次用這種方式表達他心中的「東西優劣」了;金之助的心中吶喊著民族同胞要向西方文化看齊,要開拓心胸,接納西方文化的美好,才能更加向前,但整本書當中的福爾摩斯先生除了最末的演奏之外,在金之助的眼中從頭到尾都是個瘋瘋癲癲的非紳士角色啊!!!在關鍵時刻,金之助的筆記當中,抓到犯人、提點提示的人都是金之助啊!!!

實在無法理解哪種「既褒獎西方文化,卻以實質行為針砭西方文化之無能」的目的到底是……多少能夠理解島田這種充滿矛盾的筆法,卻著實無法同意他在自己的作品中、藉由夏目金之助之口「表露」這些意圖。

島田莊司的矛盾,是我覺得這本書讀來最令人不舒服的點,其餘的,都很幽默、詼諧,謎底也不甚困難,或者該說,很有「福爾摩斯」的風格(笑)?以戲倣之作而言,此書相當具有閱讀的價值(笑),特別我雖然對夏目不熟,翻譯想必也已經是隔了一層的文字,但我仍可稍微感受到夏目筆記的筆法,這點相當有趣。


P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URL
FONT COLOR
PASS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