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in Freakonomics

沒什麼好說的, 知道的就是知道了。
TIME :

NaomiQholic

女性

2017/12/18
14:17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4/09
03:52
流水帳記日。

 
最近有很多日記就在過度懶惰下被我省略了,我覺得很抱歉(飄)
留了兩篇心情不太美麗的日記在版面是件令人不甚愉快的事情我也知道。

稍稍記錄一下前陣子發生的事:

三/27:山獄only參加到一半回家掃墓(我已經連續兩次都早退only啦!)。

三/28:掃墓之後讓爸媽送到菁桐民宿與阿希她們度過了一晚,菁桐很美,天燈很病(炸笑),試穿了浴衣,其實我對自己的身材是很自卑的,諸君。

三/29:與阿希她們去了二十分鐘的貓村(御手洗與榎木津之村)拍了一堆貓(笑),貓比人多的世界感覺好妙,確認御手洗潔與榎木津禮二郎都有嚴重的貓屬性;晚餐吃了MOMO,睡在阿希她們的旅館一晚。

三/30:逛北車書店,下午她們回去。

三/31:聽社心課,與小威同學逛了淳久堂,補齊一直沒補齊的《Seven Days》日版第一集。

四/01:與阿燈旁聽鋼琴課,看蘇西的世界(喔真是恐怖的溫馨片啊!)。(愚人節特別企畫,與阿燈互換噗浪)

四/02:好像真的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喔,不對,我終於與貓君見面,買了一雙雨鞋以及幾件衣服,再次重申,我對自己的身材很自卑;晚餐時間把合本給了阿菱。

四/03:陪正妹御手洗Lorian樣配眼鏡,晚餐時間加上線線君與Kurami君一同吃了紅蜻蜓與我覬覦很久的品悅堂,跟萌物們一起吃飯超治癒的www

四/04:在爸媽的吵架聲中清醒,全身不舒爽地坐上車回鄉掃墓旅程part 2,於獅頭山吃了每年都要吃的麻糬,下午睡在車上導致感冒加重兩倍(毆),晚上泡完溫泉之後開始全身酸痛,發燒。

四/05:終於把墓都掃完,回台北又睡了一覺之後燒不退反增,左耳開始疼痛,去台大掛急診,診斷感冒併發中耳炎。

四/06:在家裡,睡了一天,開始看《如無頭作祟之物》。

四/07:讀完《如無頭作祟之物》,購回通販所需物資、A店戰利品(六本畫冊、御手洗系列)全數領回,發覺自己還是病體,開始處理通販。

四/08:旁聽鋼琴課,聽了神演奏而稍稍地有眼淚(再次體會石岡君的心情);線線君的推理研究社社課,覺得草湯實在很萌很萌(咦咦),在與貓君大吵了一架中度過這一天。


現在,被島田氏的罪惡御手洗(?)萌得半死又痛得半死,所以來更新(毆)。
待補:蘇西的世界的心得。



 
應該慶幸我是現在才接觸了御手洗潔系列還是沒有更早接觸?接下來說的我想沒人會懂但我也不要求任何人懂,反正又是寫了兩個月之後看只覺得是羞恥play的日記。

御手洗對我來說是自我的幻夢。
不是指他毅然決然離開了石岡君,但確實指他的出走。

想想御手洗潔這個人的自我價值觀,以我看來會是這樣。
早年因為名字的關係得不到正確而良好的社會關係(人際),去了名字再也不會(?)困擾他的美國接受了西方價值觀:超越自我成就。之後他數次(?)華麗地挑戰自我成功之後感到一陣空虛(???)回到了日本綱島過著半隱居的研究占星術的生活,占星師御手洗潔遇到了石岡和己,認為自己無法再這麼任性(?)地過下去,於是又回到了東方價值觀:建立外在社會價值認同。說御手洗追求社會價值認同其實是不太準確的對吧?正確的說法我想或許是他藉著回饋社會(幫助他人)來成就自我,一開始是在日本,後來擴展到世界,最後又回到他的專業,腦神經科。

於是這個人超越自我成就也超越了、社會價值認同也給予很高的評價。
(雖然感情面就曲折了些)夫復合求呢?

所以說,這個人是我對自我的幻夢啊,雖然看起來實在中二不已。
卻因此讓我警覺(真的是警覺),天啊,我的人生已經走至此了啊!!!這樣下去真的會變成自我囿禁的狀況啊,可還是有很多東西放不下啊,讓我連中二的夢想也完成無法(炸笑),這樣對嗎?

因為御手洗潔,最近我一直這麼問著自己。

--
我要來吃掉因為今天早上我貪睡沒去看醫生所以明天早上就沒藥吃的最後一份藥了……
P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URL
FONT COLOR
PASS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