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in Freakonomics

沒什麼好說的, 知道的就是知道了。
TIME :

NaomiQholic

女性

2017/12/18
21:44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3/26
06:29
情緒激動到無法自拔--

 
但我沒有太多太大的動作與行為,我在打字。
打字是現在唯一可以抒發掉我的焦慮的途徑,所以打字本身就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但文字本身是一項沒意義的存在。

我想等到兩個月之後的我重翻開這一篇日記,我會尷尬的笑。



並不是只是因為一時的愚昧導致熬夜所以激動到無法自拔,我想我的情緒應該是從今天晚上某些刺激的事情發生之後就一直處於不太平靜的狀態。是直線前進到自己都覺得自己真的病了的狀態。

太久沒有落坑了所以對這種感覺很陌生--?
不不,落坑的時候我不大看文通常都是拚命寫拚命寫寫到時間都錯亂也無所謂。
終究是老了……吧?(笑)
比較懂得自制(製造黑歷史的意味)以及等待(蒐集資料的意味),還有終究是缺乏了生命去燃燒。
這是後話,奇怪的後話。

前面的故事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被擠入高潮、在沒有想法的時候要求自己說出答案、在無預期的狀態下碰到能夠一直聊的話題,最後是在沒有打算閱讀的情況下默聲哭泣。

被打動的原因並不是文字(飄),情境的營造或許有些,不過我想最大部分還是因為我的腦子不停補滿那些文字外的東西--結果感覺最容易噴淚的東西都還沒到手就已經先噴淚,這是否說明預期到手的東西有可能讓我抑鬱不已?OK,這不太重要,再怎麼說腦補之所以偉大正是因為腦子看見了文字中沒有的東西。但這是我現在之所以如此激動難以自持的直接原因,直接原因。

這是一種少女心(但是這次不是因為夢境),所以我就不吶喊了。

再更前面的故事是,一份朋友的好意。
這個我因為種種原因,省略,

OK,中間的故事是,嗯,日記咩,還打在第一面,就是要給人看的,日記就是這種病態的東西(對自己的心理建設終了),我想,雖然有人必須承受四十年無人瞭解只求被「認真」看待,但或許也有人打從不被瞭解的那一刻就選擇好自己執意前進的那條道路,但不管怎麼說,才能就是苦痛,沒有才能也是一種苦痛啊。嗯,這些話很謎,我也無法完美解釋,但我需要讓它離開我的腦子,我需要讓這個想法離開我的腦子。

所以最終的結論是,我在過度亢奮的情況下接受到了過度刺激的情報然後我還選擇了過度錯誤的道路最後造就了我錯誤的結局--又熬夜了的事實。
 
最後的最後,回到廚廚的話題,我是認真想找出其實就算找出來也完全沒有意義的答案(嗯--對我有意義),有多認真呢?認真到我看待任何人對他的詮釋的時候,都是處於愛他的狀態,嘛--就是廚啊。

御手洗很萌但我愛的真的是石岡君,出於一種希望他對自己好一點的保護欲。
嗯--我是廚。


但是實際上若以作品可見度而言,石岡君的性格可能根本就不如同二創一般美好--每個人詮釋不同,就算只是夢,還不是讓我哭了(死)--更可能我所體悟到的石岡君,根本是足以令我厭惡的性格,卻又是這麼讓我感到憐惜--最喜歡的是他在為在乎的人付出的全心全意還有他那與世界感到格格不入的疏離,不只是因為他那多愁善感的藝術家性格,我一直認為,御手洗潔的與世隔絕是天生的、是一種知道「我與你們不同」的隔絕、是不被瞭解的隔絕,石岡君卻是刻意,或者該說,保持安全距離地隔絕自己與外面的人,石岡君用「圓滑」隔離自己與他者,石岡君的世界或許更難進入,我甚至懷疑他是會對自己的筆、自己的感情說謊的人,說是逃避也好遲鈍也好狡猾也好--偏偏我就特愛這種類型的啊(死)!!再加上這種狀況其實讓人很尷尬,這等於是我並非喜愛上的並非是島田筆下的石岡君而是我腦海裡的,天啊,這聽來就超自戀讓人超不舒服的啊(炸笑)!!!

好,最後的最後的廚發言。
其他的御手洗探案當中的人物可能都是以真的姓名下去撰寫,但至少良子的事件,是個犯罪事實未成立、未被發現、定罪的案件,「良子」這個名字根本可能是假名吧?


--
本面最廚:好想看工口文啊(打滾)


P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URL
FONT COLOR
PASS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