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in Freakonomics

沒什麼好說的, 知道的就是知道了。
TIME :

NaomiQholic

女性

2017/09/20
12:4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2/08
18:20
[Love Shuffle‧世良旺次郎x早川海里] 死神的眼睛


日劇衍生,存檔。
一般向二次創作同人文。

終於寫完了TT___________TT,整整拖了一個多月的詭異東西,一開始只是在看完Love Shuffle的晚上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是說胡思亂想的版本比較萌,真的!),將死神的真實身分與海里死去的母親畫上等號,沒想到等到寫出來,感覺已經跟 最初的版本有極大的差異,主旨沒變但對話之類的東西都變了很多(也就是比較不萌了)。下次還是不要做這種日劇衍生了吧,雖說這一篇二創其實代表了我對這一 對的愛(笑)--寫於二00九年五月二日。



最後,他聽見的,是他過去不曾聽見的聲音。

是他第一次──只怕也是最後一次──聽見海里大喊的聲音。
過去呢,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早川海里的解決方式只有兩種:除了安靜的落淚之外,就是以無比的孩子氣固執來拿到所有想要的人事物。
而他呢,就剛好是敗在這兩種情況之下的男人。
他叫做世良旺次郎。
暱稱是小鬼。


曾經不只一次──好吧他承認其實只有一次認真──懷疑過早川海里之所以喜歡他,除了初次見面他的強勢之外,或許是源於他的綽號才會選擇跟他在一起。畢竟他是「鬼」,而大家都知道,海里看得見一些別人看不見的東西。
但就算是這樣,他們還是在一起了。也不只是在一起了,二十歲出頭的小女生,就這麼不顧一切地跟隨他到這個過去他賴以維生的地方:戰場。與能看得見死神的女性一起前往死神的轄區,或許他們的之間的命運從他高中畢業之後便牽扯在一起,只是過了好多年他才了解命運的奧秘。
不過,不是跟海里說過很多次了,與他相處的時候,眼睛不要看別的地方,偏偏在這個時候,海里卻一手壓著他的腹部,流著眼淚看著他什麼也看不見的天空。
他是最害怕這種東西的人了,因為身為攝影師的他,什麼都能從鏡頭的另一頭看見,也什麼都能納入他的相片,就除了那些東西以外──所以,拜託,就請不要再看著那片灰濛濛的天空落淚,雖然我已經連天空都快看不見了──

這是世良旺次郎在中彈的那一瞬間,浮現於腦海中的所有想法。



XXXX  XXXX


高中畢業之後,他沒有其他有興趣的工作,攝影可以稱得上是他的興趣,卻也沒有從事一般攝影的的意願,已經忘記是怎麼接觸到戰地攝影記者的工作。說起來他最喜歡捕捉生命變動的瞬間:行走的人們、女模特兒的各種表情、小狗期盼的眼神,作為一個攝影師,不應該侷限於美麗的構圖,更應該去尋找照片人物的靈魂;他看著戰爭中的種種,認為只有在戰場上,才看得見人們內心中最深層的慾望,這樣的照片的靈魂,才是他追求的,所以他從不後悔踏上戰地記者這一條道路,一直到現在。
他突然有點後悔重新接觸了戰地的工作。


早川海里坐在他身邊不吃不喝不休息已經兩天,目光一直放在他病床的上方,過去的他看不見海里究竟注視什麼所以害怕,現在的他,則是坐在死神大人的身旁,因而他並不害怕。
現在的他,應該算是生靈的一種吧?那麼海里看得見他嗎?
做了個實驗,沒有了肉體之後,他的靈魂能夠輕易飄動,在海里的附近打轉了好幾圈,世良應正了海里看不見他的事實。
是因為自己還沒有死透所以海里看不見他嗎?
這或許算是個解釋,但仔細想想還是挺恐怖吧,關於自己的生與死,還有自己究竟成為靈體與否,對這方面話題敬謝不敏的他,立刻停止思考關於靈魂的一切。


但作為生靈的日子確實無聊。
小兔跟菊菊從日本趕來了,他無法與過去的好友對話。
昏迷好幾天了,他仍然不能叫海里去休息與吃飯。
無力的生靈,就是他,世良旺世郎,連鬼都稱不上。


原來人死後,是這麼一回事。
如果沒有海里看得見已經離開世間的人,每個漂流在人世的靈體,都是與他一般寂寞無聊,想關心過去的親友都辦不到。人真的是脆弱的存在,少了肉體便什麼也沒有了。
特別是像他這樣,半生半死,尷尬的狀況。
既無法與看得見死靈的人溝通,也無法回到自己在世的依存裡。
有些嘆息。


不過他向來樂觀。
既然與有形的人們無法溝通,那不如嘗試與身旁的無形交流。


世良旺次郎,開始觀察起身旁的死神大人。
用手圍成方框,裝作相機。世良靠近端坐於身體上方的死神大人,長黑髮披洩在黑袍上,帶了鬼的面具看不出死神的真實長相,世良想到過去他作為模特兒攝影師的時光,用問題挖出模特兒內心的傷口藉此拍出照片的靈魂,遇見海里之後他回想起過去的理想。所以他才決定回到戰場上,重新找尋被現實跟金錢磨掉的照片靈魂。
而現在,沒有相機的他,試圖以手圍成的鏡頭,找出死神心底的傷口──死神有心嗎?嗯,趁這個機會探討一下這個問題也未嘗不可,反正他現在時間多得是,更何況他也想知道這個與海里一直對看的死神究竟為什麼如此執著海里的存在──「除了自殺之外都不會死亡」對吧?
於是,他問了。


──祢是死神嗎?
沒有回應。
──是男性嗎?
──女性?
──戴著面具不熱嗎?
──為什麼用面具遮住自己的臉?
──祢認識海里嗎?
──這樣與她對看不會疲倦嗎?


問了十數個問題也沒有回應,世良雖然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卻也累了,大概是不停自言自語的空虛讓他感到疲倦,別說是死神的回應,對方連目光都不曾轉向他,莫非死神也看不見他的存在?現在的他不管做什麼都是只有自己知道的獨角戲嗎?
算了,他也懶得管死神究竟聽不聽得見他的聲音,看著站在他身體前的海里,他不禁想,若是自己就這麼沉睡下去,剛滿二十歲的女孩,就打算這麼一直守著他嗎?
是他把海里從父親身旁帶走,但海里畢竟還有家人,與他的環境不同,父親再怎麼強迫海里畫圖,也都只是想避免女兒的消逝,只是個不懂得表達愛的父親,那時候的世良旺次郎,是把早川海里從這樣的父親帶走的男人。
現在卻躺在這裡,完全無法遵守與早川先生的約定。
無奈。
只能說是無奈。
既不能要海里離開他──海里就算聽得見他的聲音,大概也不會甩他──也不能要自己醒過來,單純耗時間的日子,一點意義都沒有。
時間與感情的拉鋸,每天都像是在倒數海里離開他的日子──


再一次,世良將手圍成方框,從方框中注視著死神。
「聽說海里的媽媽,在她出生的時候就死掉了。」
「祢曾經見過海里的母親嗎?」
死神依然沒有回應。
「聽海里說,她從小就看得見祢。」
「我也曾經聽說,祢不滿意海里決定二十歲才自殺的決定。」
「祢希望海里自殺之後到祢的身旁去,才讓她走向死亡本能嗎?」
不知怎麼,世良有種死神微微顫抖的錯覺。
「因為我阻止了海里走向死亡本能,所以祢決定讓我以這樣的方式離開海里嗎?」
再怎麼固執的人,面對永不清醒的伴侶,最終還是會選擇離開的吧?偏偏他又以生靈的狀態看見了 所有事情的發展,如果他在海里離去之後醒來,他應該也不會去破壞對方得來不易的幸福了。
又或者到了最後他失去了自己的生命,那麼海里也理所當然會離開他。不過他想死神並不希望他死去,畢竟以海里的個性,很可能在他死後隨即自殺跟隨他──他的求婚詞好像也是這麼說的,所以這種發展應該不是死神樂於見到的。
還是……?


「還是因為我將海里帶上了戰場,所以您不滿意我的決定呢──?」
死神將目光轉向世良,鬼面具正面對著他。


XXXX  XXXX


早川海里曾經對世良旺次郎說,她除了自殺之外,什麼方法都奪不走她的性命。
這句話是真的,因為她看得見掌管生命的死之神,死神大人。
她是以這句話要求世良旺次郎帶她來到這個死亡率極高的地方,因為這世界上除了世良,其他人對她都沒有意義可言。世良是她的一切,所以她想要跟隨他,看見他看過的一切。
或許還有點想保護世良的想法在,但過去她不曾保護過任何東西,所以她不能肯定這種心情究竟是否就是人稱的「保護」,但是在世良倒下的那一瞬間,她親眼看見死神刻意隱瞞了死亡道路的瞬間,她飛奔到世良的身邊,對從小就與她共存的死神怒吼。
這是第一次,死神欺騙了她,指引她錯誤的方向而使世良受傷。
不能夠原諒的錯誤,而她不准死神更進一步危害世良,所以從世良旺次郎住進醫院之後,早川海里不眠不休也不吃不喝,只是一直陪在病床旁邊,看著在世良病床上的死神,直到宇佐美啟及菊田正人從日本找到這間醫院、站到她的身邊,她也依然沒有離開或者休息。
不能夠輸給死神,這是她唯一的堅持。
她對於世良的愛,絕對不輸給死神對她的關愛。


從小就看得見的依靠,也是讓她從小就學會獨處的罪魁禍首。
沒有人看得見的存在不代表不存在,更何況她看得見。
不曾問過死神的真實身分,只是在世良出現之前,只要與死神共處,她就能夠感受到一種難以形容的溫暖。
死神為什麼要跟著她呢?
她不知道。
只是除了世良,這世界上已經沒有第二個人能給她一樣的感受了。
所以死神不能奪走世良,絕對不行。


XXXX  XXXX


世良走向前,走到了死神的面前。
他與死神只隔著一張面具。
「海里說她的母親隨著她的出生死亡,而您從她出生之後看護她到了現在。」
「您很清楚海里並不熱愛繪畫,只是不藉由畫圖,海里便失去了與世間的連結。所以每當她坐在畫布前,您總是讓她頭疼,對吧?」
「除了自殺之外她都不會死去,因為自殺是她自己選擇的死亡所以您無法阻止她,對吧?」
「您並不滿意我將她帶上戰場,所以希望她離開我,對吧?」
「但那也是因為海里對於您的信任,才會選擇以這種方式待在我的身旁──」
世良伸手取下了死神的面具。
死神有著與海里相似的端正五官,不曾老化的臉龐上掛著兩行淚水。
「您與海里一樣漂亮呢,死神大人──」


XXXX  XXXX


世良旺次郎在中彈之後的一星期醒來,之後被遠從日本到此地來的小兔虧了幾番,海里也因為他的醒來而昏睡了兩天,但睡醒之後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會嚷著肚子餓要他煮義大利麵。
一切的一切都跟他中彈前一模一樣,只有世良知道很多事情都開始不同。
例如他不會再害怕海里看著死神的眼神。



P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URL
FONT COLOR
PASS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